当前位置:首页 > 奇迹私服新闻 > 一位魔兽主播是如何成为联盟部落公敌的?

一位魔兽主播是如何成为联盟部落公敌的?

来源 奇迹私服发布网 2019-09-23 17:01:15 人气:加载中

   怀旧服里同样“怀旧”的,还有人性。

  两个小时。

  这是昨晚《魔兽世界》经典怀旧服中“霜语”服务器的平均排队时间。除了服务器内挤满的一万五千人,还有五六千名玩家在耐心地等待着,直到凌晨时刻,这种状况也没有减轻。

  而大部分有幸进入游戏的人,都作出了类似的举动:创建一个兽人或者巨魔小号,然后沿着道路直奔部落主城奥格瑞玛。整个杜隆塔尔因此热闹非凡,道路上不时有三五成群的1级角色跑过,出生点的NPC面前,角色和角色重叠在了一起,像电视节目上的千手观音。

  此时的奥格瑞玛,已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。得益于它的空旷,毗邻城门的空地上到处都是光着身子的兽人,或坐或躺,或者跳来跳去。还有很多人站在银行之类高大建筑的屋檐上,低头俯视着这一片盛景。

  图片来自NGA用户“紫欲寒”

  他们都是来围观“狂人与风”的。

  “毛人风”

  狂人与风,这名过去的知名玩家,如今的职业主播,此刻可能已经是魔兽玩家们心中最声名狼藉的人。在过去的24小时里,关于他“毛装备”的讨论成为了NGA、贴吧、微博等大部分魔兽玩家最热门的主题。

  在官方推出的综艺节目《智霸艾泽拉斯》中,狂人与风也是受邀嘉宾

  对于不玩《魔兽世界》的朋友来说,“毛装备”可能是一个陌生的词。它有点近似于“黑”,指的是在下团队副本时,队长不按规则分配装备的行为(往往是分给了队长自己)。

  虽然正式服中早已没有队长分配的模式,但在怀旧服里它却和其他的“复古”特点一样回归,进而引发了不少争执。毛装备的队长会被叫作“毛人”,队长所属的公会则被称为“毛会”,从此遭受众人的鄙夷。

  而被玩家们口诛笔伐的狂人与风,因此有了一个广为人知的新称呼——毛人风(显然借用了曾经国民党军统局长毛人凤的名字)。不少围观群众的ID,也都和这个外号有关。

  玩家们对他的嘲讽花样百出。

  在奥格瑞玛城中,人们用自己的角色摆出了不同的大字,持续时间最长的就是一个“毛”字。偶尔有人下线退出,立刻就会出现新的玩家补上。还有人排着长队在城内绕来绕去,人们喊出各种各样的口号,队尾像贪吃蛇一样不断变长。

  他们“围观”的对象,已经一整天没有在游戏里出现。

  “我也想要,怎么办”

  狂人与风所谓的“毛人毛事”,本质上是一个关于贪婪的故事:团长接连几次罔顾规则把宝贵的装备“毛”给自己,最后终于让原本忠实的团队成员愤而出走。

  对于一个同时扮演着团长、公会会长、“知名玩家”和职业主播的人来说,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拙劣的理由“毛装备”,无异于主动葬送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  前一天,狂人与风刚刚以自己要改玩T为理由“毛”走了奥妮克希亚的头颅,然而却拿它兑换了输出用的项链;在这一次最终引发声讨的Raid中,他也才刚把做橙锤(输出装备)用的萨弗隆铁锭划给了自己。

  他这次“毛”走的那块“风脸”,是用来打造传说武器“风剑”(雷霆之怒,逐风者的祝福之剑)的必要材料,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有几千元的价值。用自己的声誉去换区区这几千元钱,并不划算。

  玩家们这么大范围的怒火,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份贪婪显得匪夷所思。

  当狂人与风点开掉落栏看到“左脸”的时候,他明显地犹豫了——按60年代开荒时的惯例,风剑应该优先分给团队中的主T“须弥陀”;而即使不按这个惯例,也应该在团队内根据DKP(可以理解成通过参与公会活动积累的贡献点)进行拍卖。

  事件的另一个主角“须弥陀”,身为MT却几乎全身蓝装

  但忠诚的粉丝们由不得他犹豫。包括团队指挥在内的许多人纷纷表示,风剑是公会的象征,理应直接分给会长。于是,狂人与风“大义凛然”地把自己的DKP清零,然后把风脸收入囊中。

  而须弥陀发的那句“我也想要,怎么办”,夹杂在一片“毛了毛了”中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  从这时起,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,质疑已经穿越恭维声到了他的面前:

  作为主播,作为会长,作为“知名玩家”,狂人与风拒绝认错。越来越多的人私聊指责,他就用自己的头像挡住聊天栏;满屏的弹幕发来质问,他假装没有看到。

  而在这之后,已经没有DKP的他干脆又把另一件属于坦克的装备分给了自己,还当场装备上欣赏了一下——须弥陀和他的朋友们终于忍无可忍,一起退出了公会。

  没有人提醒他所作所为的严重性。气氛看上去依然很好,须弥陀的离开似乎毫无影响,狂人与风对着嘲讽他的弹幕说:“你们就算去NGA(之类的)乱七八糟的网站上刷我,我也是会长。”

  但当他离开副本的时候,由粉丝们吹捧出的幻梦突然消失不见了。

  一个联盟的猎人出现,当着周围许多部落玩家的面杀掉了他,两次。

  没有人帮忙。

  与此同时,很多顶着嘲讽ID的小号用邀请组队的方式出现在他的屏幕上。他跑尸,然后继续被杀,表情开始变得狰狞。最后,他气急败坏地丢下一句“我真不知道我招谁惹谁了”,结束了直播。

  而在安全的微信群里,粉丝们又奇迹般地出现,继续为他加油打气,就像在副本中鼓动他毛装备时一样。

  “树倒猢狲散”

  第二天,狂人与风在微博道歉,可惜为时已晚。

  “乱七八糟的网站”(NGA)上满是关于他的讨论,版主宣布合并,但新的帖子依然不停涌现。他在斗鱼的头部宣传位被撤,参与的网易官方节目《智霸艾泽拉斯》延期播出……

  至于狂人与风自己,也没有在平时直播的时间出现,只有观众们在空荡荡的直播间里刷着“滚出去”的弹幕。有人专门开帖,统计“忠诚团员”的ID;也有传言说,他的公会瞬间少了几百人,大家都担心自己会被连累。

  在他的“内部群”里,有人感叹:“走就走呗,树倒猢狲散。”

  如果你还记得当年五五开的事情,可能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《魔兽世界》的直播人气并不能和当年的《绝地求生》同日而语,狂人与风和五五开也并不是一个量级的主播,但他们的故事却惊人地相似——成为知名玩家,当上主播,受人吹捧,逐渐失去对是非的判断,最终栽倒在看起来十分荒诞的错误上。

  这正是玩家们所在意的。

  在如今的《魔兽世界》玩家中,对主播(和粉丝们)的敌对情绪正在与日俱增,有人把他们形容成“蝗虫”,“希望这些跟风的人越早离开越好。”

  不到一个星期前,还有人发帖指控狂人与风,说他和他的公会在野外横行霸道,影响了服务器平衡——这样的归因其实有些偏颇,但他心中的看法可见一斑。

  是人群把像狂人与风这样的人扶上宝座,给他权力,让他成为“风哥”,也是人群遮蔽了他的双眼,让他给自己的贪欲不断找到理由。现在,他被扯下了神坛,成为了万人唾骂的对象,曾经吹捧过他的人四散不见,仿佛某本荒诞小说的结局。

  狂人与风消失了,但奥格瑞玛依然人满为患,杜隆塔尔的小道上观光客们前赴后继。《魔兽世界》在过去的15年里见证了太多,今天写下的这一页,只不过是又一个关于贪婪的故事。